这个夏天

以往每年的夏天,是我作品最少的时间,因为天气太热,基本在家放暑假,所以我Tumblr上7、8月几乎处于休眠状态。今年则不同,光是荷花就照了很多,再加上会开车后也不像之前骑自行车太热,稍微增加了出门的机会(其实还是怕热怕蚊子咬,懒得拍照)。

每年夏天其实是合肥的空气质量最好的时间,也是可爱的蓝天白云最多的季节,如果不是天天高温,真是可以拍到很多精彩的照片,这不,头顶烈日和高温去乡下果然拍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坐标位于肥西铭传乡。

 池塘、蓝天、白云,夏日宁静的午后。农村的午后真的超宁静,除了蝉声与风声就没有了,城市里完全感受不到的宁静。

池塘、蓝天、白云,夏日宁静的午后。农村的午后真的超宁静,除了蝉声与风声就没有了,城市里完全感受不到的宁静。

 稻田如草原一般

稻田如草原一般

 这种感觉让我产生了去甘南草原的错觉

这种感觉让我产生了去甘南草原的错觉

 蓝天白云和铁道,很日本的感觉,再多一辆火车经过就更像了。

蓝天白云和铁道,很日本的感觉,再多一辆火车经过就更像了。

台风过后的天空

台风过境下了一天的雨,傍晚时雨已停,流云满天,加上太阳时隐时现,可以判断会是一个绝佳的拍摄机会,但是在短时间内能到达的地方真的不多,而且不想寻找新地点(其实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了),所以植物园咯,我估计检票的人看我都看腻了。

应该是水库管理处的要求,所以植物园内的水域绝大多数也被铁网封上,仅留有西边的部分(其实我觉得这样很差劲,说是水源地需要保护,但是植物园怎么会破坏水质?只要没有工业和生活污水排放,水质自然不会差。即便有游客在里面小便,那么大片的水域,作用真的微乎其微)。而且隔离网拉上以后,这里立刻就变得不友好,景观被破坏,之前拍《迷雾丛林》的地方以后再也无法拍摄了。粗暴的管理方式说明他们的管理水平真是很烂!

我为了探查这个隔离网究竟隔离了多少部分浪费了很多时间,中途不得不背着器材吭哧吭哧的跑到水边,已经没有时间仔细选择地点了,看到不错的地方就停下来赶紧准备,毕竟日落时分就是和时间在做斗争。

感觉自己就像莫奈一样,那个荷塘不知道画了多少张画,这个植物园的水边也是,不知道被我拍了多少张,但是每次都不太一样。今天的傍晚,因为台风的关系风比较大,所以湖面的波纹很细碎,其实我不太喜欢这种细碎的波纹,但是也不喜欢长曝的那种“如丝般”的湖面,我更喜欢宁静水面的反射,略有波纹。一般来说,日出日落前大气稳定,不会有太大的风,今天看来是没有希望了。所以将就着拍下,如果是在海边,这个时候惊涛拍岸配合着丰富的云层,那感觉会很气势磅礴,小水库嘛,就这样吧。

 色彩最盛的时间,很喜欢右下角这个石头上的一小滩水的反射,呼应了天空的色彩,没有它会觉得少了些什么。

色彩最盛的时间,很喜欢右下角这个石头上的一小滩水的反射,呼应了天空的色彩,没有它会觉得少了些什么。

我自己的喜好并不是金色时间,而是之后的蓝色时间。比起绚烂,我更喜欢的是沉稳与冷静。不过这天的金色时间真的太绚烂了,而且好在我没有傻等我喜爱的蓝色时间,否则……

 日落的色彩消失的很快,仅仅只是换一个角度的时间,色彩已经迅速消退。

日落的色彩消失的很快,仅仅只是换一个角度的时间,色彩已经迅速消退。

 蓝色时间,当色彩褪去之后……今天蓝色时间真的没有看点,色彩黯淡,只有一些微弱的粉色映在云上。

蓝色时间,当色彩褪去之后……今天蓝色时间真的没有看点,色彩黯淡,只有一些微弱的粉色映在云上。

再后来的荷花们…?

其实,上周跑到肥西官亭林海去溜达的时候,发现那边的荷花依旧在盛开,还是忍不住掐了几张,虽然天气暴热。也就是说,如果想要拍荷花做练习,可以在六月底去包河,7月中去植物园,八月初去官亭,这三个地方都可以很近距离的拍摄到荷花,虽然拍花很单调,但是却可以很好的练习构图、光影、色彩、焦外等技术。

不过虽然这样,今天实在不想再发荷花了,之前有一次去植物园拍夕阳,那个天气虽然比不上后来的这些天,不过也够精彩了。

20180711-_DSC4875-Edit.jpg
20180711-_DSC4894-HDR-Edit.jpg
20180711-_DSC4908-Edit-Edit.jpg
20180711-_DSC4924-Edit.jpg

这些照片还好吧,但是觉得放在首页照片展示里面又觉得档次不够,扔到这里比较合适。

后来的荷花们

今年荷花虽然不是集中开放,但是因此也让花期变得特别长,不像往年一场暴雨就把所有的荷花全部打落导致拍摄机会不多,也正是如此让我获得了更多挑战的机会。

 

 暴雨1

暴雨1

 暴雨2

暴雨2

 双生子

双生子

 温柔

温柔

 梦幻

梦幻

 成长日记

成长日记

 雨·荷 彩

雨·荷 彩

 雨·荷 独

雨·荷 独

 雨·荷 滴

雨·荷 滴

 晶莹

晶莹

又一年荷花

每一年我都会去拍荷花,觉得已经可以成为一个项目,叫做“同一题材的反复挑战”。因为题材相同,但是每次又想拍出不同的感觉,所以在创意上就相当有挑战性,比如去年就是以“锈荷”作为了主题。

我更加喜欢采用黑白来表现荷花,不喜欢那种红花绿叶的传统荷花照片,之前也有一年使用过黑白作为主题来拍摄,但是每年的心境不同,今年的黑白荷我的主题就在于“凋零”上。

残荷这个主题也会有不少摄影师去拍,多数都是在万物萧瑟的深秋,枯萎的荷叶与干瘪的莲蓬,而我则是在盛花期,花瓣刚刚凋落,荷叶依旧生机。

这个主题很消极很低沉,刚才说过,这是一种心境,可以说自怜自怨,也可以说平常心看待事物。见仁见智吧。

至于唯美的一张,已经发到了静物/背景栏目里面,那张一点都不阴郁。一点都不消极。真正的唯美。

20180611-_DSC4411-Edit-2-Edit.jpg
20180611-_DSC4414-Edit-2-Edit.jpg
20180613-_DSC4458-Edit-2-Edit.jpg
20180619-_DSC4549-Edit-Edit.jpg
20180619-_DSC4567-Edit-Edit.jpg

杭州

如果说清明时节去杭州有什么感触的话,下面这张就是。

20180326-_DSC3868-Edit-Edit.jpg

没错,阴冷潮湿。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句话无论是在安徽、江苏还是浙江都适用,每年清明出行必然伴随着雨,或大或小而且最主要的——冷。

西湖边人满为患,没错,但是只要愿意早起赶到湖边,没有游人,只有在此晨跑的本地人寥寥,湖面上也没有游船,但是八点一到,满湖的游船开始出现,完全破坏了氛围,白堤和苏堤开始涌入各式旅行团,然后就没有心情欣赏美景了。

破坏氛围的不只是游人,还有空气质量。去过几次杭州,每次都是被可怕的AQI吓到,一般都是在150以上甚至200。霾是破坏景致的一个重要因素,不过利用的好,就可以拍出超现实风格的照片,比如风景里的那张魔幻的没有水平线的湖面,下面这张也是,在魔幻国度里拍魔幻照片,倒也不违和。

20180325-_DSC3796-Edit.jpg

杭州的公交好难等,与其等公交不如骑共享单车,其实共享单车也蛮少的,不像合肥,已经泛滥了,地铁对游客并不友好,景点附近没有站点,而且虽说是要打造无现金城市,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方便,反倒影响了效率。浙江做小本生意做的比别的地方少,大概是房租太贵吧,所以游客请自备干粮和水(我出去旅游很多次,只有在过年的绍兴找不到吃的——小吃店基本都关门了,最后在穆斯林的店吃了东西,人家不过汉人的年;在杭州自己买菜做饭吃——景点附近小吃店难找,大的店吃不起。而此类情况在江苏就没有遇到过,过年时依旧在苏州的吃得很开心,在南京就根本不愁没有小吃店)。

不过我如果是杭州人,每天面对那么多游客,估计也想通过种种手段限制游客进入吧,总不能明摆了说出来:请你们不要再来了!我们需要安静!这个城市不是你们的!这样一想,会存在各种困扰游客的问题的问题就恍然大悟了吧。

但是,

同样的旅游城市苏州是如何做到各种便利的呢?

 

删除500px的照片

得知500PX被视觉中国收购后,第一个反应就是“X,又一个好好的服务被糟蹋了”,然后下一个反应就是“赶快去删照片”。

也许我是比较走极端的那种人,不过我真的不喜欢国内的服务,一是审查,二是不稳定,受政治力量影响太大。想想那么多的网盘,之前那么红火,存在里面的文件说删就删了,现在还剩几家在运营的?看看那么多的微博、直播服务和视频服务,以及最近的内涵段子的事情(下一个被干掉的应该就是抖音了),我觉得还在相信中国本土服务的人,要不就是这个服务对他来说不重要,可有可无,要不就是是内容的浏览者而不是创作者。而我使用的国外服务,虽然不敢说会一直存在下去,Flickr(最近被Smugmug收购了)我从05年用到现在,Dropbox也用了11年,Google的服务也用了十几年,twitter用了10年……没有被莫名删过任何一个文件,而被收购的500px我在前几年看到有500px.me这个站点时就觉得不是很妙,果然还是被一家中国公司收购了。也许被收购和运营是两回事,但是我坚信,政治力量必会介入其中,这是中国特色。而且,视觉中国盗图事件已经臭名远扬了。早在N年前,视觉中国还是一个设计类网站的时候我就没事去看看,怎么也不会想到它们也会盗图。

我不使用国内的图床服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内的盗图太严重,而且盗图的一方甚至会理直气壮,我不在乎这图片能卖出的几元钱,而是痛恨这种行为。所以一个国外著名图片站被国内盗图的公司收购后,我肯定不会再去传图上去,以前的照片也全部都删除。

删除所有的照片需要勇气,毕竟这么多年的照片都瞬间消失,许多摄影师可能只是嘴上说说,并不会去做,不过我会坚持不用国内的图床。如果Flickr有朝一日被国内公司收购,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删除这十三年来的照片,一张不留。

 

天气与天差地别

过年去西递呆了3天,几年前有次跟团匆匆一瞥——仅有一个小时游览时间,不过让我对它的印象颇为深刻,这次正好有时间,便再去了一次。

这次可是把完整的2天时间全部交给了西递,本来打算去周边的一些地方最后也全部放弃,也算是深度开发了吧。这三天从到达开始至最后一天离开,我们经历了三种不同的天气——晴、阴、雨——熟悉我的人应该会知道,我每次去一个地方旅游,第一天必晴,后面必雨,所以这倒不例外,而且对于我来说,已经养成了“全天候”的拍摄能力,区区雨天无法阻挡我拍摄风景,何况我坚持认为,徽州雨天最美,无论冬夏。

西递是有一个“最佳摄影点”的,我比较鄙视这类“最佳”,因为我认为所谓的“最佳摄影点”就是给大家一个拍摄明信片照片的地方,每个人拍的都一样,毫无创意。不过但凡遇到的话,我还是想去挑战挑战的,就像在宏村月沼,石潭山头,我就是可以拍出不同风格的作品。不过西递的这个最佳我也无话可说,因为,它的确占据了一个最佳观景的位置,周边再无其它可以窥其全貌的地方,除非使用无人机。这个摄影点距离村只有百米,所以住在村子里的我,隔三差五就去看看情况,而这三天的三种不同天气条件确实让我对它影响作品的力量产生极大的震惊。

来放三张同一个位置在不同天气下的照片吧

 

 晴,傍晚

晴,傍晚

第一天,万里无云的傍晚,阳光强烈,因为又是冬天,萧瑟枯黄的树木到处都是,田里的油菜花刚刚长出叶子没有多久,即便是金色的阳光也只是显得单调乏味。

 天气转阴,有零星小雨,正午

天气转阴,有零星小雨,正午

第二天从早晨起就立刻转为阴天,中午的时候开始飘落零星的雨滴,此时云雾出现,但云雾过浓,没有层次,一片灰色而已。

 小雨,清晨(首页照片)

小雨,清晨(首页照片)

第三天清晨,我们准备离开时在村里已经发现四周云雾蒸腾,连忙赶往观景台,并已着手准备改签火车票。此时的景观让所有到场的人惊叹,远山如同在仙境一般,配合村落的白墙黑瓦,真仿若遁世之所。

夫人常说四时之景,没错,皖南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再配合上天气的要素,真乃千变万化。

低温

现在的气候真的是越来越极端,小时候看天气预报说能有零下四度就已经是三九天了,高温能上到三十七度也就是一两天的事,这倒好,过去的那个夏天二十天四十度,而这个冬天也持续了N天的零下十度。父亲说以前很冷,房檐上都挂很长的冰溜子,说现在都不怎么看的到,我觉得那是因为现在有房檐的屋子很少了而已。

那天新镜头(腾龙15-30mm f2.8)这只镜头到手,为了测试下就跑到了城隍庙去看了看,没想到居然看到了这种有趣的奇观。

 冰溜子很长哦,大约有80-90CM左右。

冰溜子很长哦,大约有80-90CM左右。

在城隍庙里随便走了走,低的不只是温度,还有人气。本来作为美食场所的二楼,那里店家老板的心里大概也挂着差不多照片这么长的冰溜子吧——人气已经低到绝迹了。在改造城隍庙差不多结束时我去过一次。说实话,他们重新返修得很用心,对徽派建筑的风格还原很到位,而且很用心的在雕琢那些细节,只是看到一楼那些原本的店铺还在经营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走文化风走不通,毕竟城隍庙的店铺老合肥都知道——农村人才去买的,非歧视,这是事实,我在城隍庙这里长大自然深知这里的顾客群是哪些人。所以如果这些店铺还在,用户群档次提升不上去也就无从谈什么文化,一年后的结果就证明了——劣币驱逐良币。我观察了下,在城隍庙逛街的人还是以前的那些消费群体,本想吸引过来的人群已经消失了。我也深知在城隍庙一代做生意的这些老板是有多么的“厉害”(有一次学校因为我个人被N个不良包围,最后教务主任让学生偷偷翻墙出来找他在这里做生意的舅舅,然后一群老PI子们过去,小PI子们自然做鸟兽散 :D),政府在上面也做了很大的让步,但是许多事情折衷是带不来好的结果的。所以可以遇见,在农历新年结束后如果还不做什么特别的改变,最终,这个城隍庙将回归到原本的样子,无论它有多么文化的外观。

 对徽派建筑风格的还原很到位,木雕也很细心,不是粗制滥造。投入很多,但是很可惜。

对徽派建筑风格的还原很到位,木雕也很细心,不是粗制滥造。投入很多,但是很可惜。

琐事

这是我个人网站的图文博客,所以会随心所欲的写东西,访客们如果喜欢就欣赏便是,如果不喜欢也没关系,毕竟一种米养百种人,各有各的看法和观点,点一个关闭标签按钮也就一秒钟的事,这里是我网上的家,一直开着大门欢迎来客,留言系统也是开放的,无需注册,不用实名,也不会和谁去争论是非,因为网上的争论从来不会有结果,我也不会去说服谁也不会被谁说服。

突然想到目标的事情是因为大约在十几年前,我的姨父有一天到我家和我聊天(教育?)从晚上聊到深夜,大概是我那个时候太颓废?太不进取?总之,聊了太多我现在都不记得了,但是有一些是非常深刻的,比如他推荐我的几本书,美学的,心理的,还有他对我说的,如果很崇拜一个人,慢慢的发现并不那么崇拜了,再到有点看不起别人的时候,就说明自己超越了那个对象。他拿了自己做了例子,说什么时候我已经觉得他那晚的那些话已经被我瞧不起的时候,就超越他了。我当时就决定,好,就拿你当目标了!当然,我至今没有瞧不起他那晚的那些话,也不会这样,我依旧很尊重他,我喜欢他的画,尤其是在我小学时候他创作的大幅现代艺术作品,男人女人太阳沙丘,真的觉得很棒,妹妹说他曾送去参赛,但是落选了,这真的很可惜,如果是当下,他可以在INS/FB上展出他的作品。家庭聚会时,他会偶尔要求看我的照片,然后给出意见,他的意见向来带有强烈的纯美风格,指出构图上的不足以及色彩及光影运用上的问题,也会赞扬照片里的一些优点,每次和他聊这些都会很有收获。如果说超越目标,我在摄影上曾经设定过许多目标,然后一个个超越了,不过他这个目标,我到目前都没有觉得有一丝一毫可以超越的样子,我觉得他拍照不如我,但是作为理论导师来说,他绝对强我太多,而且他依旧在精进,作为一个目标来说,这真是太棒。

 所以这篇到底要说什么?就是说说我自己的家庭琐事而已,无他。

PS:对于对手和目标我肯定会尊重,即便超越也不会看不起别人,反而应该感谢他们,毕竟那曾经是自己抬头仰望的标杆。

被迫换相机

我不是一个器材控,严格来说,我对器材的使用是比较深入的,充分挖掘其可能性,而且我对于相机升级换代时宣传的那些新功能,比如取消低通滤镜啦,连拍XX啦,更高感什么的并没有太多兴趣。我在乎的是作品本身的表现力,当然,更高的配置可以获得更好的画质,不过绝大多数情况下普通相机的配置已经可以达到我的要求了。

但是,这事就是有例外。

最近一家伦敦的艺术画廊找我签了份保密协议,可以在他们的画廊销售作品,这是蛮好的一件事,不过他们发来的文件里要求提供照片的最小尺寸是6000*4000像素,这是我D610的最大像素——而且——我用的基本都是C画幅时代的镜头,我大多数照片的源尺寸只有他们要求最低像素的一半甚至不到……这里就有个选择,是更换全画幅镜头还是更换机身。再三考虑还是更换机身来得更好,毕竟,即便换了镜头,如果遇到裁切的话,像素依然不过关。

前几次换机身也都是类似的原因,不过那个时候还是很兴奋的,毕竟换机子嘛,不过这次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可以满足要求的机型特别少,只能选择D810,这机子不是一般的贵,已经超出购买力,虽然不断劝自己,买个好机子可以卖好照片赚回来,但是这需要卖多少份作品才能赚得回来啊(协定中规定价格是保密要素,恕不提供),但是又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我觉得被艺术画廊选中比之前申请盖蒂、被tumblr推荐等要荣誉得多,这证明了我走Fine Arts Photography的路线是非常正确的,我照片的艺术性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证明——所以,接下来的换机并不让我觉得快乐,只是觉得是工作需要而已,何况后期还需要更换一些配件和增加新的镜头,这笔开销真的不小,有点沉重啊~~

已经把相机挂在闲鱼上销售了,5200元机身,需要的话点击这里,可以补贴一点回来最好,不过在线上卖二手相机,不太有信心可以卖得掉,这不是百元的游戏碟……

不得已而为之。

20171211-_DSC1979-Pano-Edit.jpg

雪 3

我平时去拍摄的地方很难遇到别的摄影师,而且也基本没有参加过什么集体的拍摄活动,基本都是独自一人,所以并不了解别的摄影师是什么样的工作状态,这次雪天在包河遇到了不少摄影师,他们的共同点也许了代表许多摄影师的行为特征。

最显著的是:他们步履匆匆,从一个地方到下一个地方,期间停留极短,站下就拍、拍完就走,不带一丝留恋。我甚至觉得,如果可以用延时的方式跟拍我当天的拍摄实况简直可以用“电影化”来描述——我慢慢的走着看着拍着,身边的摄影师们迅速拍过、闪过,这很王家卫。我可以把这种行为理解为中国人现代性格中的“节奏快”的特点吗?迅速拍摄完毕回去出图然后上传,以接近直播的状况发布雪景照片获得大量的赞,以获赞为目的也许是当前摄影师们关注的重点。

 

 屋檐与大树

屋檐与大树

还有一个特征是:交流。几人一起的摄影师们会在说,这里如何如何不错,那里怎么怎么不好,再多(少)一个什么什么就完美。我个人觉得这种交流无意义,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艺术偏好,有各自不同的艺术理解,同一个场景,你可能觉得很好,别人可能会觉得无价值。我在路上听见一个摄影师对另外一个人说,这里不行,没有景,去下一个地方,那里不错。被带领的那位摄影师显然碍着面子不好当面拒绝又舍不得离开,只能站在那里多呆了几秒,然后依依不舍的走了。

 

 我刚从那里出来,深知这里只要仔细构图和等待就会有有趣的事情出现,可惜了那位依依不舍的摄影师,他应该独自留下。

我刚从那里出来,深知这里只要仔细构图和等待就会有有趣的事情出现,可惜了那位依依不舍的摄影师,他应该独自留下。

从理论上说,工作在拍摄模式的时候我们使用的是右脑模式,以感性、图形、色彩等为主导,而说话的时候则是左脑模式,以理性、逻辑为主导,因为人类长期处于左脑模式中而形成了一种惯性,在右脑模式下很容易被左脑干扰从而对创作造成影响。在拍摄的时候交流无异于强制退出右脑模式,且不说碍于面子的事情发生,即便是在“有景”的地方,也会因为左脑的干扰从而无法拍摄出很好的画面。所以在仅有的两三次集体拍摄活动中,最后我都是独自行动才拍摄到了不错的照片。

 

 作为常见物之一,基本没有摄影师在这里停留,其实只要选择合适的构图,这里也挺不错。

作为常见物之一,基本没有摄影师在这里停留,其实只要选择合适的构图,这里也挺不错。

雪景照片就发到这里,其余的我会陆续发在Tumblr博客上,不得不承认,包河这种被拍烂了的地方好有挑战性。

雪 2

在这次大雪的第三天我又跑了一次包河公园,虽然几乎是年年下雪都会去,不过每次去都有不同收获,或多或少。其实今年去是有点担心,因为树倒了太多,可能会像大蜀山一样惨不忍睹。不过到了那边以后就发现,许多人在清理树上的积雪,防止它们折断,这点来说,有园林部门的管理真的完全不同,虽然免不了一些损失,但是还是通过人为的参与将它们降到了很低的程度。

在包河拍摄,麻烦的不是路上的人而是周围的楼,这是彻底的城市规划失败的地方,不像江苏那边,在老城区的景区里逛时不会看到周围碍眼的现代建筑。

 在构图时这些现代建筑太容易进入镜头,而且许多构图很难避开它们,很煞风景。虽然可以通过后期消除掉,不过我自己感觉不值得花那么多的时间。

在构图时这些现代建筑太容易进入镜头,而且许多构图很难避开它们,很煞风景。虽然可以通过后期消除掉,不过我自己感觉不值得花那么多的时间。

如果不想让现代建筑进入画面,就只能慎重的选择焦段和构图方式,不是说长焦就一定可以隔离开那些杂物,一味的长焦可能会导致缺乏环境要素,显得画面单调。我自己的方式就是多使用预视觉化的能力,在快门按下前多观察周围环境,看看有没有更好的角度。

 34mm等价51mm焦段。

34mm等价51mm焦段。

其实包河这里的园林感觉还算不错啦,虽然比不上苏州园林那么精致,但至少可以拍出一些感觉不错的,重要的是,这里因为其复杂的环境可以好好的练习构图。每年都去拍雪景,所以难免会有些技穷,但是这就带来了新的挑战,在不同的构图下完成拍摄——这个成就达成的感觉是很棒的。

 

 背后就是可恶的又丑陋的现代建筑,隔离!

背后就是可恶的又丑陋的现代建筑,隔离!

以前每年接近农历新年时这里会挂灯笼,今年还没有看到,所以相对来说没有醒目色彩,不过我的雪景中很少出现色彩,因为合肥这里的鬼天气条件,下完雪少有晴天,而且近些年由于北方雾霾的影响,下完雪后肯定是雾霾天(这天的AQI高达180以上),又阴又霾,所以索性处理成黑白的算了——好羡慕那些空气好下完雪又天晴的地方。去黄山和九华?别开玩笑,我又没有法师证,没人招待不说而且门票买不起,来回一趟小一千呢,我的一个镜头也就一千多……比如上面的几张就是用一千五的镜头拍摄的,畸变很厉害,不过无所谓,可以后期矫正嘛。

在拍摄的期间,遇到了一些摄影师,他们的行为让我觉得很有趣,不过下次再说吧。

雪 1

2018刚刚开始这场暴雪就带来了太多事,孩子们都高兴的放假了,而有些人家却无比的悲伤……愿逝者安息。

这场雪开始的第二天早晨我便赶往大蜀山,因为依照经验,这里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雪景摄影点。不过我赶到盘山路上后就开始怀疑这次的行程能否获得更好的照片了。这次的暴雪比想象的严重得多,路上到处是折断得树枝,有些非常粗壮得树都被压断,倒在路面上。

在我的行进中,不断听到周围的树枝发出咔嚓声,有一棵甚至在离我不远处折断,这个时候我便不得不考虑下安全问题了。竖起耳朵提高警惕地走在路上,看着满地的树枝会有一种惋惜的感觉,一来是这些树很可怜,二来就是这完全破坏了预期的雪景的拍摄。我只前进了几百米就直接返回了,因为许多树倒下来封闭了山路,而且越往深处走树林越密,面对一路折断的声音,我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所以这次就没有太多收获,姑且有几张还可以看看的,就不放在Gallery里了,这几天就在Tumblr和这里随便发几张吧。

 

20180104-_DSC2142-Edit.jpg

名山易得常景难拍

风景摄影师对景物的追求是可怕的,他们不惜代价跋山涉水、不畏酷暑严寒,只为求一张精彩的照片。我在Flickr和500PX上关注了许多摄影师,他们的时间轴上满是精彩的“大片”,从Yosemite到Iceland,从Italy到Gobi Desert,而国内是:不在川藏就在准备去川藏的路上。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一没时间二没金钱(安徽的摄影师还算有个地利人和,有些人就等于泡在黄山九华山一带了,毕竟某协的会员证是免票的),所以,从买回相机开始,热情一过,照片就越来越少,该拍的地方都拍了,城市内的公园都转了N趟,快和检票处混个脸熟了。而这才是最考验人的时候。

名山大川天生丽质,就像职业模特一样,知道如何头肩顶,而且身材姣好,如果面孔和气质再上个层次,只要有一定基础,与模特沟通顺畅,想不出好片不容易,但是身边常景就完全不同了,就像是普通人,一不会化妆,二不会穿着,三不会摆POSE,即便美丽可爱,紧张得在镜头前却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这时候就全靠摄影师自己的功力了——所以,我很佩服那些把寻常人拍得很好得肖像摄影师。( 李大嘴:我跟你讲啊,但凡一个好厨子,啥材料都能做出好菜来,拿好东西做那叫啥本事。 )

而对于寻常景物,无法求其壮丽,寻找其独特之美便好。其实在许多经典风景油画作品里也不是只有名山大川,反而是寻常小景居多。以前的人交通没有这么方便——今天在上海明天就到伊斯坦布尔,也没有人那么频繁的出去旅游,有文献说,中世纪时普通人的最远到达距离就是四十公里,许多人一辈子没有走出过村子,所以对于景物的观察对于当时的画家来说非常重要,而这些对于现在作为普通拿相机的人来说一样意义非凡。

与其等着去川藏去冰岛,不如多尝试在不同的时间去相同的地方,用不同的手法来表现一个场景,长久如此,必会精进。(我真的见过许多摄影师,从山上下来后,照片就无法看了)

 合肥植物园

合肥植物园

Be the first

(说来真是惭愧,抑或是这个网站UI设计有点失败,我到今天才发现了可以在博客里上传图片,之前怎么找都找不到工具栏里添加图片的按钮,直到刚才发现,原来添加多媒体内容是有另外的不起眼的小图标在整个页面的右下角,作为前网页设计师/软件UI设计师,我认为这点对于用户很不友好。不过既然发现的话,就可以开拓写作内容了,之前有很多想写的东西限于不能添加图片而放弃)

言归正传,这张照片是受一位路遇摄影师的建议去拍的,他对我说,在蜀峰湾公园里有一个瀑布,暴雨后可以去看到瀑布。很巧的是没过几天就遇到了连续的大雨天,于是在清晨抱着探索的心态去了一趟。

去过这个公园的人应该对这瀑布有点印象,受到环境的限制拍摄的位置并不多,那个摄影师给我看的照片也就是在瀑布对面的石头上正面对着用长焦拍摄,图片中下方是水面,上面是瀑布本身,这样构图很传统很死板,但是在现场的环境下,那似乎是最好的,我也更换了广角,试着将前景填充一些石头元素,不过讨厌的是,旁边一艘破船,对,极亮的天蓝色、与环境完全不容和的双人游船会出现在构图中,唯有长焦可以排除游船得干扰,但是这样就会和那个摄影师拍摄得没有什么区别,最后来拼PS的调色吗?我不甘于拍摄得和别人一样,如果这样,我宁愿放弃拍摄。

 测试照,为了和那个摄影师不同,我将前景的荷叶加了进来,但是这并不让我满意,因为画面超级杂乱,反倒不如没有前景更好。

测试照,为了和那个摄影师不同,我将前景的荷叶加了进来,但是这并不让我满意,因为画面超级杂乱,反倒不如没有前景更好。

这是一个雨天,加上时间比较早,所以公园里没有人,我可以随心所欲的在这些石头上立脚架而不打扰到别人或被别人打扰,这种随心所欲让我不断的尝试新的角度,或高或低,或广角或长焦,我觉得如果仅限于这里的话,已经没有创意了,于是我走开很远从别的位置来观察这个瀑布。终于走到某个位置的时候,我看到了新的可能性,预视觉化告诉我这是一个不错的构图,然后我用相机迅速拍了一张验证了我的想法,剩下的就是稍作调整,让多余的物件消失,并将瀑布置于环境之中(特意缩小了瀑布的比例,没有依照传统的“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不够近”的法则),然后上ND滤镜了。因为本身色彩不是主要,所以最后干脆取消了色彩,直接用黑白表现。

凭着这张图去寻找的话,你们会发现,其实我离这个地方已经有八丈远了(请用合肥话念),而且我坚信,不会有什么人想到要从这里拍摄瀑布。所以,无论是时间上也好,还是构图上也罢,BE THE FIRST!

20171002-_DSC0987-Edit.jpg

今日宏村

皖南基本上是江浙沪皖地区摄影师最爱去的地方,一是风景甚好,二则民俗传统都在,所以无论是风景摄影师还是人文摄影师抑或是人文风景肖像纪实动物体育全能摄影师,只要时间金钱许可就会没事去看看。

二十年来作为徽文化的标志性古村落当西递与宏村莫属,这次本来去塔川拍红叶,因为离得特别近加上前一次去的时候时间太少,所以又安排了一晚的住宿,在宏村景区内,简而言之,想拍游人稀少的清晨傍晚,结果在野外踩到了长长的钉子上,导致又没有实现愿望。不过这反倒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得以慢慢重新审视宏村(是啊,一瘸一拐而且疼,走也走不快。)

最大的一个感受就是,宏村已经很商业化,即便是景区内也到处都是民宿和杂货店以及咖啡馆,有一点乌镇的感觉,其实我是不喜欢乌镇这种完全商业化的氛围,没有了原住民就失去了灵魂,宏村相对来说这个尺度把握得不错,到此为止为最佳,如果再继续开发下去就会落入乌镇空有建筑的局面。因为商业化,所以在景区内住宿很方便,而且吃点当地特色美食也很容易,逛累了还可以找地方休息休息,想起第一次去查济走遍全村没有一个咖啡馆,吃点东西也要找很久,天黑后就可以不用出门了(现在也开发的有点过度,景区内允许开车这个很讨厌,完全破坏了小村的氛围)。所以说,商业化和原生态是矛盾的,相对于江浙古镇的完全商业化,目前宏村的确控制得很好。

作为著名景区,宏村的客流量真的很大,因为脚的缘故又只待一个晚上所以没有看到金色时间的宏村(在镇中心医院),也没有条件早起去看看月沼,只能在正常时间去看了看,嚯,单反相机和三脚架那个多啊~~基本全方位无死角,这真是一个考验摄影师创意的时候,如何从已经被拍得没有死角的小池塘上寻找新的感觉,这需要的不仅仅只是技术,还要有独特的观点和一点点运气了。

最后说一下在宏村看到的一张宣传海报,是南湖的星轨,拍摄星轨的确不容易,需要技术、机器以及天气条件,只是希望大家拍摄完开始后期的时候一定要注意水面,不能因为多张合成就忘记了水里的倒影……很多人在PS的时候会忘记水中的那个世界,这个世界同样重要。

在Artfinder上线作品销售

今天终于把Artfinder搞了一下,可以在线上出售照片了。地址:https://www.artfinder.com/tao-wu

照片都是用Ilford(伊尔福)光滑艺术纸用爱普生艺术微喷打印,超好的纸+打印工艺,基本不会褪色,画面净尺寸60*40(横副)40*60(竖副),每边留白3厘米,方便后期放入框内,采用硬纸卷筒包装,运输不会伤到照片。

国内统一的邮费是2刀,国外自然会很贵,34刀不算多,为了怕麻烦我才统一了邮费,不在乎在邮费上有些许损失或者利润。

当然,有没有人买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有人要买请在网站拍下,或者直接与我联系,价格就按照网站里的价格来,免个邮费吧。我照片卖得不贵,真不贵,真不贵~~后续还会继续上线作品,如果有人喜欢我现在个人网站里的作品也请直接联系我购买,我会在那边也同时上线一下,作品尺寸目前都固定为60厘米*40厘米,如果需要特殊尺寸的也请单独联系。

油菜花的风景

上周皖南油菜花已经盛开,摄影师们蜂拥而入,各种油菜花照片出现在微博微信上。我其实对于油菜花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作为一个摄影题材觉得有点挑战性而已。

安徽少有那种大面积油菜花田,多数是散在山野间的一块块田地,而且这个时节往往别的花没有开,许多植被依旧枯黄,加上长江流域春季的长时间阴雨天气,所以除非在那里定居或者能住上一周到半个月,否则想遇到晴好天气下金灿灿的油菜花还真是有点难。(也许对于我这个雨神来说是这样吧)

最近在网上也看了许多摄影师的照片,说实话,油菜花风景拍得并不好,原因就是因为太在意油菜花田了。想表现出大面积的感觉,但是关键问题就在于本来就很零散,硬要表现大场面就会出现很装的感觉,这还算构图控制很好的,更多的照片让人感觉零乱,因为山野间除了油菜花田还有别的树木、别的田地,乱七八糟的在照片里没有主次,视线没有落点,到处飘移。还有人因为要强调油菜花,特意增加了饱和度和对比度,结果油菜花的黄色刺眼,有了这个主体却没了能够相应的陪衬,画面通黄通黄的,感觉油腻的很。

所幸的是我也在这个时节去了一趟歙县,在石潭村遇到了不错的油菜花田,但是问题依旧是它们零散在山谷间,非常难表现大面积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拍摄油菜花风景,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与其和油菜花田的面积较劲倒不如让它成为一个陪衬,变主体为客体,着眼于壮阔的风景而不是油菜花田,这样就可以让散乱在山间的油菜花田成为一个点缀,提点出春天的主题,而不单纯是”油菜花”,从立意上说,这更加符合人们对油菜花的认知——油菜花开代表着春季的到来,从构图上说,也更容易将零散的花田组合起来点缀于画面之间(图见风景栏目第三张《石潭春景》)。在后期上,采用了冷色调并降低黄色饱和度的形式,不让它太过于显眼,抢走太多注意力,同时丰富了山林的细节并稍微提高了绿色饱和度和明度,带来春季印象,画面整体主次分明,前中后景都得到很好表现。

所以脑筋不要太死,主次颠倒未必不是好事。

迷雾丛林

上个月下旬,合肥迎来了最大的一次降温并伴有大雪,许多摄影师估计都要兴奋得跳起来。我倒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因为虽然是大雪,但是由于之前温度一直维持在15度左右,所以不会有什么积雪,也就没有出去拍摄。

第二天风雪还在继续,看看外面屋顶上薄薄的一层雪,依旧提不起兴趣,不过想拍拍城市的雪景,于是就拿起相机出门了。走到楼下时就已经完全放弃了开始的想法,因为路面上完全没有积雪,一点感觉都没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所以决定换场地,去植物园看看萧瑟之感。

在走到植物园门口时,我就觉得这个决定太正确了——突然的急速降温导致湖面与空气的温差很大,湖水依旧维持在10多度的样子,空气已经冷到了零度以下,雾气得以生成,走进植物园的时候感觉像进了一个幻境一般。这个时候植物园没有摄影师,因为风雪过大并不适合拍摄,在去往湖边树林的路上,没有遇到一个人,这种感觉就像是世界只剩下了自己,虽然很孤寂但是却又因为景象罕见而兴奋。

十一月的连续降雨导致湖水水位抬升很高,淹没了部分道路,也恰是因为如此,配合着大风,水雾被直接吹到了湖边树林中,或浓或淡,如仙境一般,十分有美感,进入以后就舍不得离开。一边拍的同时一边想,此刻应有几个摄影师在到处拍雪景吧,而我完全放弃了那种不像样的雪景,在这里拍摄这种罕见的雾景,真是运气够好。

拍摄了很多张以后,风雪越来越大,而且许多地方已经无法步行,必须要涉水才能到达,考虑到安全性、身体的情况(没吃早饭,时过中午,此时又冷又饿)和气氛的表达(过大的风雪让树枝树叶摇晃的厉害,加上飞雪进入镜头后破坏了雾的宁静)决定放弃,直接飞奔回家中后期照片。

果然,这是一次很让我满意的拍摄,选了几张不算好的扔到了新浪微博,把好的发到了国外的SNS上,个人网站这里放了一张我觉得最能表现雾气宁静氛围,且富有Fine art photography感觉的作品。

去我的Tumblr可以看到更多迷雾丛林系列的照片 http://peonagabriel.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