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珠(一)

荷花季。

好快,去年的荷花还历历在目,前年也是,大前年也是……怎么就又过了一年。按照传统,我每年的荷花作品是不能有重复创意的,否则就失去了每年去拍摄的意义。而面对同一个被摄体,每年都要想各种创意也是很费脑的。我今年准备了一个创意,去拍摄的时候发现它很难实现(设备受限),所以只能另寻他途。

我一直就很喜欢荷叶上滚来滚去的水珠,经常会盯着它们看很久,所以就有了这个创意。之前也有拍摄过荷叶的水珠,但是这次我想来点不一样的,而且当时光线条件也允许,算是一个巧合吧。

这个系列算是单色系列(Monochrome),不是黑白(Black and White),之所以用单色是因为想强调“月光”下的冷冷色调,让月光的氛围体现出来,而黑白则会把重点放在水珠上,氛围会变得不同。

目前只去了一次,因为天气条件只有那天碰巧了,后面这些天没有遇到,如果还能有相同的条件,我打算再去尝试一次,也许下次会更加完美。

20190606-_DSC8507-Edit.jpg
20190606-_DSC8518-Edit.jpg

比较的意义

朋友圈,大家各种晒,直播平台上,主播各种红。别人的工作生活仿若轻松快乐无比,自己的工作生活简直龌龊不堪。我们经常把自己和别人放在一起比较,从小父母也就喜欢拿我们去和别人家孩子比较,我们已经习惯于这样,但是这种比较一般会带来两种结果,前进动力和自我放弃。

有句俗语概括得很好: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所以,朋友圈(包括各种社交网站)待得越久,自我压力就越大。如何解决? 请点这里

这是我很喜欢国外搞教学的摄影师的地方,他们都并不单纯的传授技术,对于心理/心灵的辅导也是他们拿手的,这篇也是一个我之前欣赏的一个摄影师所推荐,与国内的鸡汤文比起来要营养很多(吐槽一下,最近很流行“不出众,便出局”,书店还摆出来卖,真害人!这句话就是推荐文所描述的反例,看着玩玩当作笑话可以,别真的相信,用一句话破解:每个人都出众于是每个人都不出众了)。看完前面推荐的文章就会明白,人为什么而活。我们的成就并不是依附于与别人的对比,而是内在与昨日自己的对比上。文章最后说:Playing to someone else’s scoreboard is easy, that’s why a lot of people do it. But winning the wrong game is pointless and empty. You get one life. Play your own game.

所以,学会做自己并且,活在当下。

20190405-_DSC8360-HDR-Edit.jpg

经典

就在此时,Trish Regan和刘欣的辩论/谈话刚刚结束,没看,不关心,这种东西一开始我就觉得不会有什么结果。税也加了,物价也涨了,淘宝上买的东西比2014年时翻了接近一倍的价格,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张之所以说是经典就是因为它的构图是传统绘画/摄影构图里最常见的:前中后景都具备。

仔细去分析这种构图会发现,之所以是经典并不是因为它美观,而是因为它符合观感,有身临其境的感觉——站在油菜花田里看长河、村庄与远山落日。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因为在那个环境之下几乎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不过事后来分析的话可以说得头头是道,一副高大上的样子,比如油菜花的前景啦,河岸的引导线啦,太阳的位置啦,对角线啦等等,让人觉得简直就是构图大师一般的存在。其实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去分析这些东西,就是凭着感觉去做,觉得这样最经典,没有缘由。

回来后期的时候花了不少的功夫,因为逆光下暗调的细节根本不突出,而且明暗对比也差,黄色的油菜花我是单独提亮的,否则黯淡无光,远处村庄的白房子我也是单独处理的,让它们在黯淡的背景里显示得更加醒目,仔细平衡了前景和远景的反差,这都是依托于绘画技巧才能实现,我觉得这也许才是Fine-art Photography最重要的部分。

仔细看了下,觉得这张做成Fine-art作品挂在墙上应该非常不错。也许该拿到Artfinder上去碰碰运气?

20190405-_DSC8346-HDR-Edit.jpg

拍摄运

摄影师出去创作时最怕遇到的大概就是坏天气了,所谓的坏不是指暴风骤雨,因为这也许反倒成就了精彩的作品,坏指的就是普通平庸到非常的那种,比如天空阴霾无边没有一点希望。我也很讨厌这种天气,没有变化的天空对于自然/风景摄影师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而且意味着很大可能没有好作品出炉。

随着经验的积累,慢慢的心态开始发生变化,从以前的担心到现在的顺势而为,是创作水平的提高吗,这可能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发现自己有拍摄运。

比如这次去皖南的时候,要么天空阴霾,灰白的天空没有一点层次,要么就万里无云下直射的强烈阳光与雾霾,一切平庸到不能,本以为会无功而返,索性与夫人一起在太平湖边坐着体会着鸟鸣与水声。驱车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日落十分,突然发现色彩开始改变了,原本惨白的日光居然开始变得橙红(不是每个日落都是色彩丰富的,尤其是雾霾天的日落),青弋江倒映着落日也有了长河落日圆的气氛,立刻停车下来找位置拍摄。河边的建筑与日落气氛相得益彰,多了一些生动。原本懒洋洋的心立刻被激活了,感慨美景的同时也发现自己真的有拍摄运。

此后的一个小时内,精彩不断呈现,后期会陆续放出作品。

长河落日圆

长河落日圆

水墨风

最近家里各类事务繁忙、操心,停了很久才继续更新这里。

泾县真是一个好地方,山美水美,虽不如黄山区那边壮丽,但其别具一格让人忍不住想到山水画卷,尤其是沿着青弋江朔流而去,水越来越“清”越来越“青”,至终点时方可领悟其名。路途上可见许多村落零散分布于山谷间,竟有了瑞士乡间的错觉。

这两张是偶得的,在调整照片时想寻求另外一种风格——我有很多属于自己的Preset,没事就从中间选取一个试试,看看哪种可以获得更好的效果——这次就是发现如果采用水墨风格会更有感觉。和之前清晰明亮的风格不同,这种降低了饱和度和清晰度,反差也缩小了许多,不再强调细节,而是注重于气氛的渲染,让其有画的感觉。

这就是属于我的Fine-art Photography风格。

20190404-_DSC8205-Edit-2.jpg
20190404-_DSC8231-Pano-Edit-2.jpg

距离上次去泾县桃花潭已经是4年之前了。4年前的清明,大雨滂沱,完全体会了下烟雨徽州的感觉,也就是那个时候觉得:徽州在雨中真好看。我们的清明,鲜有不下雨的时候,(那句古诗我偏不想重复),这次算是打破了一个魔咒——我去徽州必下雨(其实当天傍晚也下了,不过并不大,很快就结束了)。

这是快到桃花潭镇的时候,路上发现这里的潭水平静如镜!阴沉的天空没有强烈的阳光,柔和,平静的水面倒映着远处的建筑、山峦和天空,而且建筑风格也为此添色很多,虽然是现代小楼,但是依旧有着徽州建筑的一些特点,白墙、马头墙,在一片春季的新绿中格外醒目,却相得益彰。想想合肥郊区以及农村的房子……没有一点点文化感与美感,即便建在这种风景如画的地方也会懒得将它们揽入镜头,只嫌它们碍眼、恐避之不及了吧。

这个地方我们在两天后重新来过,但是因为水面风大,完全失去了静谧之感,而且阳光直射下,我们一时间竟未认出这里,直到看见那些小房子,觉得甚是眼熟,才忽然想起,我们就是从此路过的。

我们就在第一天遇到了这样的场景,后面两天再也没有遇到,而且雾霾也在不断侵扰着这里,但是第二天还是遇到了灿烂的日落,也是少有在这里看到晴空落日的,每次去徽州必有惊喜,其实可以回顾我的“自然”类别下的那些作品,许多是拍摄自徽州的,鲜有阳光,所以这次能看到灿烂落日,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愿。

20190404-_DSC8205-Edit.jpg
20190404-_DSC8210-Edit.jpg
20190404-_DSC8231-Pano-Edit.jpg

樱·夜

昨天晚上,The Event Horizon Telescope发布了第一张黑洞照片,得益于翻墙能力,在YouTube看了Live,与世界同步的感觉很棒,估计今天许多国内的公众号要发布各种文章来介绍了吧。虽然有点题外话,但真的觉得墙内与墙外的世界差距越来越大,大的不只是信息的鸿沟,更大的是思维能力的差距,在国内微博和公众号看得越多就越觉得,民智时代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辛亥革命努力得来的成果已经快要消失。各种伪科学文章在圈内被当作科学转发,各种伪造的假新闻冠以诸如“不得了/快来看/震惊/原来/……”的标题被大家疯狂点击浏览转发……流水不腐,然而墙内的世界已经是一潭死水,失去了自我净化能力,新鲜活水又很难进到墙里来,只能越来越腐臭。这其中除了墙的因素外,微信,加剧了这一现象,绝大多数墙内的人把微信当作仅有的获取信息的手段,真是墙中之墙,圈中之圈。精彩世界,在微信之外,在墙之外;优秀内容,在墙之外,在中文世界之外。

韩寒在《后会无期》中说: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的世界观。古语云:坐井观天,而日语俗语中还有下句:坐井观天,不知天宽却知天高。如今许多国人却不知天高地厚,连井底之蛙都不如。

扯远了,不过此篇博客估计会刺激到一些无脑爱国人士,走出去观世界,一直就是我所做也提倡别人做的,我的摄影理论和技术都是从墙外学到,书店里的那些摄影书没有几本能入我的眼,偶尔有引进的几本也都参差不齐。至于摄影公众号的文章,我没有看过,微信,于我不过是接收快递验证码的一个软件而已。偶尔会在别的地方看到别人转发自公众号的诸如“干货”此类标题的摄影文,品质也都一般,毕竟是免费的。我购买了几十本国外的摄影电子书,深知免费和收费的差距有多大。这么说吧,国内的干货品质低于国外的免费,东方的收费品质低于西方。这事实,着实很刺激人。

言归正传,樱花,无论如何不能只在白天去欣赏,夜樱也有其独特的美。这是在前几次的照片的第二天拍摄的,白天风很大,傍晚到杏花公园的时候已经一地的花瓣,可以想象这天白天的樱吹雪有多么壮观。可惜的就是花瓣掉落后的树就没有前一天的盛况了,显得单薄和凋零。许多地方的夜樱会有灯光配合,而这里的樱树没有灯光,这也是我喜欢它的一个缘故。我去看过许多地方的灯光,辣眼睛到非常。樱花,传统的5500k白色冷光最合适,偏偏国内喜欢用玫红、草绿之类的高饱和的灯光去照射,艳俗到无比,宛如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妓女站在街头。

而杏花公园这里的灯光来自于马路上的路灯与旁边招商银行大楼的白色冷灯光,对于樱花来说这个颜色是恰到好处的,所以特别适合拍摄夜樱。我用了长曝的手法去拍摄,捕捉了花在风中的动感,显得更加柔美。如果是前一晚拍摄,应该效果会更好。

有些人走过看见我在拍摄也拿出手机拍……他们的手机手电筒的光影响了我的曝光,不过一般在尝试两三下后就放弃了,嗯,谁叫你们用的不是华为P30 PRO呢,人家都可以拍银河的,比我相机还强……

不知道杏花公园还可以维持目前这样到多久,也许明年或者后年也就会装上各种辣眼睛的灯光也未必,根据几年来的经验,我们的园艺技术差,艺术品味差,导致了许多地方越来越难拍,越改越不好看了。到那时,至少我还有作品可以证明,不要干预的景观是最美的。

20190328-_DSC8161-Edit.jpg
20190328-_DSC8166-Edit.jpg

樱·禅

闹市之中,繁花树下,独自赏樱,听微风拂过树梢,看花瓣缓缓飘落,无形之中,闹中取静、宠辱不惊的禅意便油然而生。

20190327-_DSC8024-Edit.jpg

樱·锦

能在盛花期的那天欣赏染井吉野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此时绿叶未生,花团锦簇,若是一颗几十年的老树,树冠已如巨伞一般,又逢风和日丽,阳光从花团与树缝间洒落,在树下仰视更觉灿烂。

我重新查看了下前些年的照片,发现之前记叙有误,杏花公园的这株染井吉野每年盛开时间差异挺大的,2017年和2018年虽有非常严重致灾的春雪,但是花开甚早,在3月上旬便已盛开,正常年份在中下旬居多,今年最迟,我是在27号这天拍摄的这些照片。

不知道为什么摄影师们似乎对杏花公园的樱花没有什么兴趣,往年也极少遇到,他们似乎更加在乎晚樱,也许是觉得红花配绿叶好看?那天遇到了一位年长的摄影师,50多岁的样子,和我一样绕着树转啊转啊,各种角度,各种镜头,大约拍摄了有四十分钟的样子,我偶然间发现我在他镜头之中,于是出于礼貌的闪开了,他叹息一声说,我就是要拍你啊……这个时候我们才正式开始聊天,发现他也对杏花公园低级的园艺很不满,觉得周边绿植杂乱,可惜了这株樱花(他准确的说出了品种很让我惊讶)与亭子。然后自然就聊到了武汉和南京,他说,那么多人,我们这样的摄影师去凑什么热闹,哪能拍到什么东西?他还说,他去鸡鸣寺的那天,早上7点多到那边已经人山人海,于是转身回来了-_-|| 在说道合肥附近的樱花景点,他觉得种植的太迟,还需假以时日才能形成气候。不过根据我的探索,绝大多数是八重樱这类晚樱,我和他均不喜,能遇到同道也真是难得了。

正如同他所认为,周边环境搭配的太差,所以照片中避开了各种杂乱树种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群。在Twitter上看到一个日本摄影师唯美的樱花照片,环境、人物与樱花相得益彰,他在推文中写道,樱花照片,还是要有人才好看。而我的作品中鲜有人出现就是因为,国内的人的服装、气质与我的作品风格非常冲突,毕竟我不是街头纪实摄影。

后面还有作品,风格不太相同故不会发在一起。

20190327-_DSC8029.jpg
20190327-_DSC8027.jpg
20190327-_DSC8026.jpg
20190327-_DSC8019.jpg

樱·续

上次说去拍樱花,然后我就真的去了,说去就去的那种,半小时后就已经到杏花公园了。

厉害的是,正好赶上了盛花期,聚集了很多人在树下惊叹。云层超厚,很难看到阳光,所以之前梅花的那种技巧没有办法实现,而且对于染井吉野这品种没有必要去用那种技巧,因为它已经足够花团锦簇了。

先来两张普通的樱花照。

20190327-_DSC8097.jpg
20190327-_DSC8102.jpg

杏花公园这里的这棵树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种下的,可能是80年代那个中日友好的时期吧,所以它的树冠已经相当大了,进入公园的草坪后就可以远远看见,确实挺震撼。染井吉野的花没有那么鲜艳,淡淡的白色和一点点的粉红,很纯粹,不过我一直以为它是很难得的品种,价格高,所以我们才没有大面积种植,其实并不是这样,有个文章说日本樱花品种以及《一位英國鳥類學家,從戰火中拯救出日本櫻花》。

很有趣,对吧。

下次继续,之后更精彩。

樱花,不得不和日本文化联想到一起。对于有反日情绪的人来说,这个季节加上这个SNS时代还真是有点不好受吧,比如武大前天就有人因为汉服挨揍,当然这类事每年都有。

其实只要在墙外呆一段时间,各种文化各色人等接触得多了,文化的优缺点自然就体会出来,明白:政治的归政治,文化的归文化。就像对于本国的历史文化,不会因为执政党而改变什么,宋徽宗依旧有艺术品味,乾隆的确作诗很烂,曹雪芹的《红楼梦》还会是文学的顶点之作,先秦玉器的龙纹就是让现代设计师汗颜等等。同样的,日本的文化有其优秀的一面自然也就有黑暗的一面,我很喜欢日本文化的许多东西,也很反感他们的许多传统。被政治左右了头脑影响判断的人,很蠢。

人需要有主见,有独立观点,而不是人云亦云,摄影亦是。

许多人太崇拜权威,觉得大师的话就是对的,大师的作品就是好的。否!对于艺术的理解,每个人都可以不一样,没有什么正确的构图方式,正确的色彩控制,正确的明暗对比。对与错在艺术领域不存在,只有喜不喜欢。

我对“艺术”的定义就是:引起观者共鸣的表现手法。引起了你的共鸣,对于你来说它就是艺术,引起小部分人的共鸣,是小众的艺术,引起了多数人的共鸣,就是大众艺术。如果无法引起任何人的共鸣,那就是创作者自己的艺术。

我觉得樱花就是要这样表现——丰富、盛开、高调、灿烂。剩下的就交给构图,在合肥,少有可以与樱花贴合的背景,这也是武大吸引人的地方,除了樱花还有民国时期建筑,所以我的樱花少有环境景观出现,唯独有的就是在自然栏目里的《夜赏樱》了,那个时候,杏花公园那个亭子旁边还没有那块大石头,这个石头真的超烂超没有品味,弄一块假山石都比刻着“情缘”(好像是这个词吧)要好百倍!!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去拍这里了。

这两张也是杏花公园的,但是也没有出现环境,哦,这不是今年的作品,打算马上去看看,因为看到了照片日期是3月28日,杏花公园每年的时间都差不多,所以也应该盛开了。我不喜欢晚樱,偏爱染井吉野这个品种,因为形态最美,最纯洁。不过今年也打算尝试下晚樱,因为——合肥大多数都是晚樱……

嗯,出发!

20150325-_DSC7620.jpg
20150327-_DSC7833-Edit.jpg

幻梅·终

春的感受很多,春寒料峭与春暖花开、春雨连绵并存。所以如果想在作品中增加此类感受的话,色彩的控制就显得相当重要。这种色彩控制不单单是指在后期的时候如何处理色彩,前期构图时就必须要考虑到这个因素,这就回归到之前所说的“预视觉化”的能力。

图一就是去匡河公园时拍摄的,在进到这片梅林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背后的匡河,不知道为什么那条河的水有点点偏青色,然后春寒料峭这个词就出现在我脑海中,利用它作为冷色的背景,用粉色的花作为对比也行,用白色的花突出冷感也行,在寻找了很久之后才有了这张作品,配合这次的系列主题,赋予了幻与冷的意象。

20190314-_DSC7735-Edit.jpg

许多摄影师会在后期的时候强行大幅修改色彩,出来的结果往往色彩失真、诡异、不自然,我调整色彩会顺势而为,控制各部分的色相、明度和反差以达到协调状态。也有一些年轻的新锐摄影师们喜欢用各种对比色和偏色来刺激眼球吸引视线,不过我不喜这种风格,还是觉得平静和谐的色彩更适合我。

20190312-_DSC7745-Edit.jpg

色彩怎么玩是自己的,比如上面这张我也可以这样,只要保持它们之间HSL(色相、饱和度、明度)的和谐关系就可以,如果控制不好就会很刺激感官,俗称:辣眼睛。

20190312-_DSC7745-Edit-2.jpg

我在拍下面这张的时候,一直有一个摄影师样子的人在看我屏幕,想知道我到底拍成什么样,我也不喜欢和人交流,所以也不说话任由他看,我想,反正你也不会知道我最终作品是什么样子,作品成品样子在我脑中,你看到的只是素材而已。其实我比较反感摄影师跑来看我液晶屏,一来我是在创作阶段不想被剽窃构图创意,二来是我的作品还没有完成,跑去看一个画家的线稿能看出什么吗?一般如果我有很好的构图创意的时候,是会拒绝别人看屏幕的,下面这个作品原图的构图其实很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所以看就看吧。

20190314-_DSC7657-Edit-2.jpg

今年的梅花季我算是用自己的创意满意的完成了一个系列作品,面对网上一堆常年无新意的梅花照片,我自觉可以脱颖而出了。哦,对了,所有作品都是用尼康70-300mm f4.5-5.6G完成的,不是微距没有金圈!

幻梅·三

氛围既然已经确定,那么构图就要开始了。

构图是摄影中最为重要的部分,没有之一,也是大家最喜欢讨论的话题(也许对于某些人来说,硬件才是吧,不过请放过我这个硬件白痴,什么大三元小三元这类行话我真的不知道是哪些东西。),摄影课程里面,这段我自己觉得是最难教的部分,太考验老师的水平,一般人只能拿着别人的片子照本宣科的说明,但是构图技巧如果不是自己拍摄所得,只能是在揣测别人的想法,会导致解读不准确或者过度解读。如果有人正在上别人的摄影课程,遇到老师拿别人的照片举例讲解的,请保留自己对照片的看法。

构图是为了强调主题,所以没有规则可循,只要能达到强调的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而这次的主题:虚幻,我打算用奇幻的光感来强调它。

之前我说,负空间是氛围依存的地方,所以一定要小心处理它,否则虚幻的氛围就会被破坏。大幅的负空间(留白)会给人以想象,但是我需要把奇幻的光感赋予其中,不能让它完全空白,在选择背景的时候就需要考虑到这点。绝大多数人在拍摄的时候会尽量把背景虚掉以便创造干净简单的负空间来强调被摄体,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需要超大光圈镜头,不过如果不假思索的一味虚化来强调主体,倒不如试试利用它来配合主体——将焦外散景作为重要构图元素来判断分析场景完成构图。

因为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所以无论是焦外模糊成一团团柔软色块的花朵还是树缝中透过的点点圆形光斑都是很好的强调虚幻氛围的元素,拿来填充负空间再好不过,剩下的就是需要对色块和光斑的位置做调整来达到构图目的,完成拍摄。

(可能有些人看到这些散景后就说,这镜头不行嘛,散景光斑形状都不圆~)

完成拍摄就结束了?NO,这才一半呢。不要依赖相机的直出能力,那只是把本来应该自己完成的后期交给相机自动程序去做而已。

20190312-_DSC7719.jpg
20190312-_DSC7714-Edit.jpg

幻梅·二

在阳光灿烂的正午,光线从空中直射下来,把一切都变得平淡无奇,不要在这个时候去拍照。

嗯,胡扯!

这次的系列作品恰恰就是因为直射阳光成就了一切。

直射的强烈阳光把花朵的颜色尽数发散出来,白的,粉的,黄的,红的,紫的,再配上这几个月未见的蓝天,真是完美到极致。如果是阴天,虽然没有强烈的阴影,一切皆柔和的条件下还真无法实现我这次的立意。

虚幻,或阴沉神秘,或高调光辉,总之,以寻常无法得见的场景和氛围才能实现,由此,传统写实的拍摄技法无解。传统技法拍摄梅花,或花团锦簇或一枝独秀,这些都没有问题,关键就是负空间的处理,毕竟,所谓虚幻,其实就是一种氛围,氛围依存于负空间之中。所以,这个系列我选择在主体上采用一枝独秀,氛围交给焦外散景的方式来实现。

在氛围的选择上,毕竟是春天,加上又是花朵,所以我选择使用明亮光辉、色彩炫丽的感觉,阳光灿烂的午后,这个条件可以很好的得到满足。所以我在开篇就说,正午光线不能拍照就是胡扯的。利用合适的光线条件来完成自己的拍摄意图就行,没有什么好光线和坏光线。(不过,使用神秘的暗调氛围也别有一番风格~但那不是这次的主题了,也许我未来几天也会去拍摄一次这种氛围的,看心情咯)

20190312-_DSC7667-Edit-2.jpg

确定所要使用的氛围后,下面就是如何实现它,而这就关系到构图,构图的部分下一篇继续。

幻梅·一

合肥的气温似乎被压抑了太久,说升温就升温,没有一丝的犹豫,20度的天在太阳下拍照,真是春意浓浓。

梅花,在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绝大多数可能已经进入凋零状态,毕竟我太后知后觉了一些,在盛放的时间没有去拍,一是因为最近缺乏一些动力,二来是我自认为去年和前年拍的已经很好了(没有放上来,还是因为觉得梅花照片太多太普通,不过今年的这个系列放了一张),很难创新和超越。在寻找到新的想法之前,真是懒得摸相机,不过好在灵感突然来到,于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又去了——植物园(难道没有地方可去了吗?不,因为这里离家近…)

梅花(桃花、樱花等)真的超难拍出风格,太多人拍不说,各种角度和各种创意都被用过,所以在各类社交网站上看到的梅花照片都无法区分作者,感觉都是同一个人拍摄的,大同小异。而我,自小就喜欢走与众不同的道路……

这次梅花的主题就是:虚幻。(也许会继续拍摄杏花、樱花,但是要看条件是否成熟)

花本是实在之物,因为人类的感情赋予其绚烂、唯美之意义,如若将这种意义提升至更高一层,便如幻世之物,偶尔降临至人间。如此思考,似乎就让花朵显得更加仙灵与精粹。

立意确定后,拍照和创作就是后话,下一篇继续。

20190312-_DSC7648-Edit-Edit.jpg

独行的人

前天开始,在Netflix上看到新的原创纪录片《Losers》,讲述许多运动员的事情,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Loser”,毕竟在体坛上,只有赢家才会赢得掌声、奖牌、闪光灯,输家很快就会被忘记。

有一集说的是花样滑冰的选手,因为是黑人(好敏感的话题,不过我之所以喜欢Netflix的原创剧集就是因为他们会毫无偏见的出现有色人种、有领导力的女强人、同性恋),又有自己的独特个性表现,在国际评委们常年的“评分惯例”下,哪怕动作做得比冠军更多更好并在场上获得更多的观众的掌声,也依旧无缘金牌,最终,她不再追求奖牌,做自己喜欢做的,为自己也为观众。她对她的学生们这么说,奖牌当然是很好的事,但是如果尽力了,依旧得不到奖牌,那么就做自己喜欢的吧。

与我产生了共鸣。

所以,继续独行。

46216082995_ce90647d9c_k.jpg

雪·壹

终于,在这个冬天春节到来之际有了一次稍大一些的降雪,老人们可喜欢说“瑞雪兆丰年”这句话了,这样看,今年是完美的。

然而,我真不知道在这个时候去哪里拍雪景比较好了,权衡了下,还是去了大蜀山,主要是交通方便而且快速。

每次的雪景作品都会有主题,这次的主题就是:柔和的冷调与繁复,略有一些超现实感的Fine-Art Photography。

虽然调性很高,绝对是High-Key作品,但是视觉上依旧很冷,且低反差产生了柔和的感觉,与我们日常看到景色有很大不同,略有超现实感。枯枝东倒西歪,杂乱繁复,但是整合在一起又是一个完整的主体,细节丰富。

同类作品还有几幅,后面继续更新。

20190209-_DSC7413-Edit.jpg
基本没有暗调,全部像素集中在50%的亮度以上区域,高调作品特征,但是画面感觉并不高调,没有那种高调的温暖阳光的味道。

基本没有暗调,全部像素集中在50%的亮度以上区域,高调作品特征,但是画面感觉并不高调,没有那种高调的温暖阳光的味道。

雪夜

飘雪,沉寂的午夜,无人的校园,可以听见雪片的声音。

孤独的路灯,空白的长椅,雪地上的脚印,似乎在诉说着平淡无奇的故事。

而这个故事,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s.jpg

柔和与清晰

去山里面如果遇到雨天,这种场面应该是非常容易遇到,如梦如幻的云雾蒸腾而起,顿时会有一种走入仙境的错觉。这类作品我还真不少,因为每次去皖南都会下雨,但是即便这样,每次看到还会忍不住赞叹、留恋许久,不舍。

在这类作品的处理上,我比较偏向于使用黑白,或者低饱和度,因为有着传统水墨的意境,而且相对于别的自然摄影作品,这类云雾比较容易拍出感觉,因为层次感很强,只要构图得当,曝光合理就完全可以捕捉。

我以前喜欢用高清晰度来体现云雾的层次,这次,我降低了它们,让它们变得更加柔和,还原了云雾细腻的味道,压暗前景并大幅提高前景的清晰度,提高远处山脊亮度,拉开层次,产生距离感。

20170312-_DSC8058-Edit.jpg

下面是彩色高清晰度版本,相较之下,我还是更喜欢黑白的,柔和一些,虽然细节没有那么丰富,但是感觉更耐人寻味。不过这都是个人感觉,没有好坏之分。

20170312-_DSC8059-Edit.jpg